‘ 尐傻叮o*

「周叶」折骨为刃(三)

扇下眠森:

@清酌  第三发小可爱点的军人周X军人叶,时髦特种部队paro


*下章上肉 :)


*毕竟军事白痴枪械外行胡编瞎扯求不认真


-----------------------------------------




叶修的头埋在周泽楷的颈窝,急促呼吸带起的细小气流挠着他颈侧的皮肤,头部的血液似乎在疯狂奔流,绕体一周后再玩命般冲击拍打上他的耳膜,他吃力地半抬起手臂搂上叶修的背脊,有些犹疑地摸了摸,才反应过来叶修正压在他身上。


“叶修……?”


叶修没有回答他,周泽楷以为是他的声音太小,又提高音量再叫了几声,直到叶修把嘴唇移过来在他唇上轻巧蹭了蹭,再稍微抬头对着他比了几个口型,周泽楷才再次恍然——由于爆炸,现在他们俩都暂时听不见。


这算个什么事儿,来出个任务是要活生生被扭成金三角生死恋吗,幸亏是个延时起爆的阔刀地雷,要是周泽楷真踩上了,估计现在这里只能剩下一地烧焦的尸块——还水乳交融,不分你我。想到这叶修有点想笑,他倒没憋着,冲着周泽楷就笑开了。周泽楷被他笑得有些晃神,有点机械且笨拙地半拥着叶修坐起来,打算赶紧转移个地方检查一下叶修有没有伤到哪里。


叶修很配合,他搭着周泽楷的肩膀爬起身,弯着手肘勾着周泽楷的脖子把他往刚才的矮墙后面带。两个人靠坐在墙根后面缓了一会儿,在周泽楷用目光把叶修全身上下舔遍之前,叶修先行举起了爪子摆在他眼前。


“烫伤。”叶修对着周泽楷比口型,“不是很严重。”


什么叫睁眼说瞎话,什么叫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这就是。周泽楷看着叶修的那两只手一时有些失语,本是莹白单薄的手背此刻皮肉翻绽,露出一片洇着新血的嫩红新肤,旁侧还有一圈焦色带血的皮肤,新鲜的血液混着满手半干的血迹,再裹上一层脏兮兮的泥土污迹,看起来真是不能更惨。


周泽楷用眼神控诉,叶修用一笑回击。明明知道周泽楷听不见,叶修还是挪过去贴着他仰起脖颈咬耳朵,他说了什么周泽楷完全没接受到,除了耳廓处轻微的一暖——叶修舔了他一口。


周泽楷简直受到了惊吓,他低头平复了两秒钟再把眼神移过去,比口型:“别闹。”


叶修笑着耸了耸肩,将手收回来。烫伤一时半会儿还处理不了,不清洗干净伤口就急着包扎的话感染效果将会非常可观。他用手肘顶了顶周泽楷请示了一下行动,小心地用伤得稍微轻一点的左手握起M9,贴着墙体往里侧移动,周泽楷会意,也立刻抱好CF05跟上。


叶修在墙根处瞅了一圈,腾了一只手出来给周泽楷比了个二,还晃了晃,看得周泽楷想马上换手给他咔一张战地风景照留念,但叶修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周泽楷还是冷静地保持住了原画风,他立刻举枪瞄准了两点钟方向,“砰砰”两声崩掉了企图靠近的几个不安定因素。


叶修收回“二”,换成一个“赞”。他的M9射程不够,还是更适合近身互殴。五六分钟过去,叶修的耳朵里不再是一片沉寂,开始模模糊糊地能听到一些声音,他将微型耳麦按紧了些试图联系队友,却发现频道里安静得像在闹鬼。


这不科学啊。叶修下意识伸手去调整领口处的微型麦克,结果啥也没摸到。这下他反应过来了,应该是刚刚扑来扑去给蹭掉了。叶修干脆将耳朵里的耳麦扯出来扔地上,转头问周泽楷:“单兵频道开着呢?来我用一下。”


周泽楷耳朵里还在“轰轰”响,没听清叶修具体说了什么,他只看见叶修的脸一下子放大,两只膀子也搭上来圈住他的后颈往下勾,叶修将嘴唇凑到他唇畔,轻轻吸一口气再轻轻吐一口气,然后对着那只麦克——


“兴欣轮回听到请回答,报告救援进展。”


“队座——!!”方锐鬼哭狼嚎,“刚才怎么喊都不回话,还以为您壮烈了!!”


“你能不能想点好?”叶修进行批评教育,“哪那么多废话,队长问话你就答。”


“三十人安全转移离仓库,但还没脱离控制区域,而且有几个体力不行的孩子和女人,行动很慢。”方锐的声音听起来也有点喘,“不太妙,可能拖不住。”


“尽量加快速度,能扛就扛能背就背能抱就抱。”叶修回答,“我和小周尽量再拖一下,沐橙别管这边,火力集中清扫追捕。”


“是!”苏沐橙答得很干脆利索,立刻转火执行。


“队座,您这听着像在猛立FLAG啊,您可得赶紧跟上啊……”方锐说得可爱俏皮实则紧张万分,“周队要给搞丢了把咱兴欣卖了都赔不起,队座您答应我,悠着点搞。”


“好的,你放心吧。”叶修满口答应,“第一个就卖你。”


 


叶修说完了,收手解放周泽楷,他竖起一根有些红肿的食指点了点周泽楷的耳垂,询问道:“听得见吗?”


周泽楷摇头,然后又点头。耳鸣已经减弱许多,他能大概听清叶修的话,但只要有什么大些的响动传进耳道,就像石块砸进了水潭呼啦啦一阵响。此刻周侧枪声呼喊不停,对听觉判断干扰很大。


看来两个人情况差不多,叶修了然,潇洒一挥手:“竖不起耳朵就睁大眼睛吧,右二板房,物资集中点,去端了。”


以人质关押地为幌子保护物资,是个好机智的办法,可在叶修眼里不管是物资集中地还是人质关押地,都是可以炸的,一视同仁,你有我有,最公平了。周泽楷也觉得此法甚好,但他把巴雷特M82扔林子里了。他给叶修鼓了下掌,然后端起CF05掂了掂,表达了对叶修才思敏捷的赞扬与身上枪支没带对的遗憾。


“诶嘿,”叶修眨眼一笑,伸手来摸了摸冲锋枪不算长的枪管,接着从身后腰包里摸出一包缠着黑胶带的C4炸药,得意道:“我还有这个。”


周泽楷:“高见,服。”


 


两人沿着墙根半伏着身子摸到板房区域,右起第二间板房周围零零散散围着几个看守,叶修探头观察了一番,冲着周泽楷比了个手势,随即脚下一转掏枪缩到了灌木丛里,打算从侧面绕到后门去。周泽楷的CF05有虽然消声功能,但在近距离条件下也不能算是完全没有动静,他眯着眼估量了下相隔距离,决定还是保险起见,跟着叶修从后潜入。


后门显然比临道的前门警戒松散一点,门口处一边一个立着俩平头男人,他们衣着简陋,侧腰处却有个不算太显眼的枪套。周泽楷和叶修对视一眼,为了不惊动他人,他们决定还是以安静的美男子身份来实现这项伟大的行动。


叶修从腰后拔出BUCK夜鹰平刃,顺手把上午搜到的库尔喀弯刀递给周泽楷:“来,跟紧前辈,教教你什么叫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周泽楷温顺地保持了沉默,他把身上冲锋枪的跨带调整紧一些,然后伸手接刀。弯刀的形状比较奇诡,他翻转手腕耍了几把适应手感,诚恳表态:“好了。”


“嗯,那就来。”叶修屈身半伏蓄势待发,调整呼吸,“我数一二三。”


周泽楷对叶修朴素清奇的爱好表示了理解,他跟着压低身子,举刀亮刃,热心帮忙:“一。”


叶修:“……”


叶修:“二,三——!”


 


镀了暗铬的刀刃迅速溶解入黑夜,在熨贴上冰冷的空气前抢先陷入了人体温热的脖颈,锋利的刀尖割破咽喉,血花随着那一丝血线迸溅而出,随即放闸一般涌着往外冒。两个平头男人连吱一声儿都没来得及,就手拉手登上了天国的阶梯,叶修和周泽楷同时反手提住他们下滑的肩膀,温柔且悄无声息地把人堆在了木柴堆的旁边。


叶修甩了甩刀尖上的血珠,将刀刃送回鞘内。他回身去拉门,一下,没拉开。


“哦,忘了,搜钥匙。”他指使周泽楷,“小周去搜。”


周泽楷不明白为什么非要他去搜,为什么不是叶修去搜,但他想一想就明白了,搜身=乱摸,那果然还是他去搜比较好。


钥匙到手,周泽楷径直过来开门,房间内部一片漆黑,叶修拧开战术灯,上下一扫,冷光泛起一波又一波,违禁枪械,管制刀具,针头和注射器,铝制罐头还有军用储备粮,还有十几麻袋五颜六色的小颗粒。


叶修不禁感慨:“端,必须得端,不端都对不起我的良心。”


周泽楷从行动上表达了他的支持,他从叶修腰后摸出一包C4,也不搓开,直接麻利地整捆绑上雷管开始找地方用黑胶带固定。叶修站着四下里望了望,再摸出两包来也开始作业。


炸药安装完毕,叶修拍拍裤腿站起来,一手拎着遥控器一手冲着周泽楷招手示意咱们撤。按照扔这房里的量,他俩出了门就往后方的灌木林里奔,等到距离足够远,刹车回身,叶修抬手在眉骨处搭个凉棚一望。


“满意,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教学成功。”他举起手里的遥控器,“小周同学先塞个耳朵。”


周泽楷迅速从迷彩外套的袖口“嘶啦”扯下两片儿布来,团吧团吧塞自己耳朵里,然后五指并拢,死死堵住了叶修的耳朵。


叶修沉默两三秒,欣然接受,他合指一翻,扣动扳夹。


 


百米开外蓦然炸起一团巨大的亮橙色火球,随着气浪推扶鲜艳的赤红从火球中心由浓转淡地渐变为耀眼的浅金,球体裹着浓郁的黑烟饱满鼓起,再被剧烈的爆炸声刺破向周侧泄了气般迅速耷拉萎缩下去。叶修就着被周泽楷捂住耳朵的姿势半眯着眼观望了一会儿,将手中的遥控器往旁边随意一抛,空出手来又要扒上去借用周泽楷的单兵频道。


“物资集放点清理完毕,听到报告目前情况啊。”


频道里一片死寂。


叶修又试着“喂”了两声,还是没动静,他下意识看了一眼麦克旁边的指示灯,黑的。


周泽楷耐心地给他解释:“没电了。”


叶修:“……我看出来了。”


这下好了,没有联络工具,怎么愉快地玩耍。叶修严肃地思考了一会儿,但他还没思考出结果,就被周泽楷捧住了脸。


叶修冷静地:“干什么?”


周泽楷用手掌揉了下他腮帮子两边的肉,回答:“AT4,炮声停了。”表示苏沐橙已经安全转移。


叶修冷静地:“哦。我问你现在在干什么?”


周泽楷立刻听话地把手放下来,眼神乖巧又无辜:“转移,处理烫伤。”


 


战局到此基本已经没有什么悬念,物资被毁,就算知道是声东击西调虎离山那也只能甘心被击被调,不然还能怎么样,又不能一哭二闹三上吊,就当自己倒了八辈子血霉吧。


叶修想了想,觉得周泽楷说得很有道理。反正局面大定,人质顺利转移,他们俩就顺手旅个游野个营也没啥大不了,等天亮了再想办法联络就行。


想到此叶修大方靠上周泽楷,心安理得地指挥:“找浅滩,吃顿好的。”


单兵作战能力拔尖尖的两尊佛,训练有素体力都很经得住搞,方向感当然也是一等一的赞,徒步走个十来公里无负重,比起平素的武装泅渡越野训练,简直快要和飞一样轻松。周泽楷望天定方向,顺着记忆往河流方向走,不多时树林渐渐开始稀疏起来,脚下的湿土也少了也滑腻腻的感觉,他看一眼地上逐渐茂盛起来的草类植物,拉紧叶修加快了点步伐。


果然前方视野开阔,是一片沿溪而生的空旷草地。两个人检查了一下周边情况,去附近的低矮树林里捡了些木柴用刀剥去湿漉漉的树皮,在浅滩处生一把小火,准备休整休整。


热带雨林中,河里的水带有大量细菌,周泽楷瞅了眼叶修凄惨的爪子,乖乖地取水回来煮沸消毒。叶修坐在一旁的裸石上,顿时有点闲得慌,他掏了掏裤兜,摸出一支巧克力。


周泽楷这时适时地抬起头,嫩橙色的火光轻颤着地跃动,在他洗去迷彩后的鼻梁与颚骨镀上一层艳金,他这样安静沉默地看着叶修,然后伸手夺下了那支被气温与体温融得差不多了的巧克力。


“高热量,吃了会渴。”周泽楷反手摸出两片白生生的小圆粒递过去,“盐片,吃这个。”


叶修:“……好。”伸手拿过来扔嘴里,“真贴心,心都要被贴化了。”


 


差点把叶修的心贴化的周泽楷贴心地帮叶修处理完烫伤,抗生素一打敷料一撒绷带一捆,两只鲜嫩且富有美感的猪蹄横空出世,完美不带一丝违和地嫁接到叶修的手腕上。


叶修试着挥了挥,五指在外,行动还算灵活,他表扬周泽楷:“手活儿不错。”


周泽楷欣然接受了这项表扬,还补充:“口活儿,也不差。”


叶修肃容端视:“干什么,耍流氓啊。”


周泽楷:“……”


周泽楷挫败地下河叉鱼,周泽楷挫败地给鱼开膛破肚刮鳞,周泽楷挫败地给鱼撒盐穿木签,周泽楷挫败地烤好鱼送到叶修嘴边。


叶修俩猪蹄捧着木签吃鱼吃得好费劲,看得周泽楷悲伤逆流成河,最终他挫败地上前接手剃刺挑肉,挫败地一口一口喂给叶修吃。


 


吃饱喝足的叶修接受了来自周泽楷的捧水擦脸擦脖颈擦手膀子赞助活动,心情简直不能够更好了。雨林中溪流边,潮气翻涌着往上腾,为了身体着想也为了避免遭遇前来饮水的大型动物,两人留了一摊篝火警戒,在浅滩边缘找到了一棵粗壮无比半高不矮的多枝树种。这棵树似乎年岁甚高,主干中心是分叉开的两支次生树干,生生掰开两翼在中间留出一块还算平稳宽阔的空隙。叶修举着刀上去在枝桠藤蔓上划开几刀,流出的是正常的浅绿汁液。


“行,没毒,就这了。”叶修利索地翻身爬上去,简单清理一下,然后招呼周泽楷,“来来来赶紧上来,人与自然大和谐的时刻可不多,过一晚少一晚啊,要珍惜。”


周泽楷总觉得叶修好像还有点啥别的意思,但他更觉得应该是自己想多。虽说高强度的行动对他们影响不大,但疲劳毕竟还是会有的。克制一下好了,周泽楷想,然后他十分平静地跟着爬上去,用静力绳帮叶修捆住腰腹固定,再给自己捆一圈,然后老实靠躺在叶修左手边,阖目一脸专心致志睡觉的姿态。


叶修顿觉无趣,天地失色,生无可恋,奈何他两手行动不便,不能来去自如地行动,有可能还会弄巧成拙。思及此又是一阵惆怅,算了,安心睡觉。


 


但是,树欲静而风总是不止,周泽楷是被一阵诡异的瘙痒感弄醒的,他直觉应该是叶修在捣乱。等他迷蒙着睁开眼睛,看到的确实是叶修近在咫尺的脸,然而这张脸上全是凝重和谨慎,他的瞌睡顿时醒了一半。


“叶修……?”


“嘘——”叶修竖起食指压在嘴唇上,“千万别动。”


周泽楷顺着他的目光往下移,一秒醒了个彻底。


他的右侧肩窝下,正舒舒服服盘着一条绿油油的爬行类动物,看情况睡得正香。




TBC.

评论

热度(170)

  1. ‘ 尐傻叮o*扇扇眠森 转载了此文字
  2. A.B.C.__``扇扇眠森 转载了此文字
  3. 这一杯怀念你扇扇眠森 转载了此文字
  4. Xiao`海亀の丗堺扇扇眠森 转载了此文字
  5. echohuahuatuzi扇扇眠森 转载了此文字
  6. bilish扇扇眠森 转载了此文字
  7. B,Yuan扇扇眠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