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尐傻叮o*

【盗墓笔记/黑花段子】逝水如刀(拾陆-贰拾)

广天一夜:

总想扳回一局,却总拗不过齐先生的小九爷,今天也是心很累w


————————————————————————————


【拾陆】


宝光殿的一处复式里。


解雨臣掏出手机照明,脚步落在古老的木板地上没发出半点儿声响。四面墙壁和屋顶上绘着密宗壁画,他每个角度都拍了几张,忽然发现屋西南角摆着一只小的象背云鼓石雕卧像。


同一时间,内院。


“施主,住持当真已经歇下了,请您明日再来吧。”


黑眼镜既不硬闯也不离开,只是笑着重复道:“我有预约。”


“……”小和尚不知说什么好了,正想着要不要叫武僧来把这位客人叉…请走,身后房门打开,仓成山大师行一佛礼:“这位施主请进来吧。”


黑眼镜又朝小和尚笑了笑,跟着青年住持进了屋,住持开门见山道:“施主心中可有疑惑?”


黑眼镜干脆道:“有。”


住持再问:“何事烦扰?”


黑眼镜笑了笑,认真道:“姻缘。”


【拾柒】


俩人拔足狂奔,在山林里足足跑了五公里,才稍微落脚歇歇。解雨臣只觉哭笑不得,身为当家他做事一向稳妥,怎么这回出来如此乱七八糟,难道是越活越回去了?


黑眼镜也倚着树喘了几口,嘿嘿一乐:“这帮秃秃还挺不好对付。”


解雨臣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不明摆着吗,把谁家宝贝抢走,人都得追杀到天涯海角啊。”


黑眼镜闻言,视线定在解雨臣身上:“是吗?”


解雨臣低头看手机,竟然有两格信号,立刻给家中伙计传消息,布置他们收拾残局。一抬头发现黑眼镜看着自己,愣了一愣,而后笑吟吟道:“幸亏我们解家没什么让人惦记的东西。”


黑眼镜已经平复了呼吸,笑眯眯瞧着解雨臣,意味深长道:“不见得吧。”


“……”


解雨臣耳根又有些发烫,觉得自己好像被调戏了,幸亏夜色里看不清彼此表情。解雨臣清了清喉咙,正色道:“齐先生还是先想想咱们接下来往哪儿走吧。”


【拾捌】


未免节外生枝,解雨臣和黑眼镜一开始没坐公共交通工具,而且多半想坐也没有。两人先搭曲云镇老乡的拖拉机到了省城,又上了载去外市打工青年的东风卡车,中间还蹬过一段三蹦子,最后快到黄河边儿上的时候,终于租到了一辆小金杯。解雨臣笑笑,想起之前还老跟吴邪说让他换辆好点儿的车。


离北京还有一千多公里的路,解雨臣和黑眼镜轮流开,累了就把车停在安全的地方休息。这几天尤其夜里开车的时候,黑眼镜嘴里总叼着烟,却不点。解雨臣本来以为是他把打火机丢哪儿了,黑眼镜随口道:“怕熏着你。”


解雨臣一愣,想起这人确实从没在自己跟前儿抽过烟。


【拾玖】


开长途车实在无聊,又是对精神和技术的考验,解雨臣想了想:“不如玩儿你画我猜吧。”说着在背包里翻了翻,笔有两三支,却没瞧见纸。忽然想起那天收拾东西光把有用的资料装上了,多余的本子都没带,只得算了。两人没走大路,沿途很难遇见小卖部或者超市,想买副扑克牌也不行。


黑眼镜乐了:“咱就光聊聊天儿吧。”


解雨臣无奈,忽然想起一件事:“那天在寺里,住持跟齐先生说了什么?”


黑眼镜露齿一笑:“你猜?”


解雨臣眨眨眼,笑了:“天机不可泄露,还是算了。”


【贰拾】


黑眼镜握着方向盘,随意问道:“小九爷想找个什么样的对象?”


解雨臣还真没怎么想过这个问题,主要是平时没什么工夫想自己的事儿。他想了一会儿,笑吟吟道:“虽说咱们这行儿不大适合找普通人家的姑娘,但我喜欢心地善良,会做饭…”说着看了黑眼镜一眼:“眼睛好看的人。”


黑眼镜闻言一顿,似笑非笑地看了看解雨臣,解雨臣却依旧笑吟吟道:“齐先生呢?”


黑眼镜干脆道:“没想过。”


“……”解雨臣挑眉:“看来齐先生不想聊了,我还是去后座儿睡觉吧。”


“哎别介啊,”黑眼镜故作为难道:“这不是怕说出来小九爷笑话吗。”


解雨臣面无表情斜视他,开始散发不爽的气场,黑眼镜乐了,认真道:“我喜欢身材好,身手好的人。要是能爱吃我做的菜那就更好了。”


解雨臣想起在曲云镇上吃的那几顿,支着下巴笑道:“齐先生的手艺,要是哪天回去开个馆子,拿号儿等位的人得绕北京城两圈儿。”


黑眼镜作惊讶状:“真的?那小九爷爱吃齐某做的菜吗?”


解雨臣:“……”


“小九爷?”


“我…有点儿困,先睡一刻钟。齐先生开车注意安全。”


黑眼镜见好儿就收,从善如流地答了声好。转头见解雨臣把脑袋扎进安全带跟椅背之间的缝儿里,留了个后脑勺朝着自己,也不怕睡拧了脖子。


黑眼镜嘴角弯了弯,在心里哼起了小曲儿。



评论

热度(31)

  1. WEN。广天一夜 转载了此文字
  2. ‘ 尐傻叮o*广天一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