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尐傻叮o*

[利艾]海的另一头

Syou.:



※全名《听说在海的另一头有位美丽的公主》


※背景为各种架空,轻松向


※艾伦深闺小王子、利威尔盗贼头子设定


※又是OOC的很欢乐的一篇


写这篇的原因仅仅是脑洞了互抓丁丁这个场景


 


                                             骑士能够给予的,是忠诚与生命。


                                             盗贼能够给予的,是自由与宝藏。


 


01.


 


很久很久以前,在内陆的一个王国,王国里有一位小王子。


虽然只是很普通的棕色头发和绿色眼睛,但是据说那位王子长得非常好看。


可惜的是,因为王子很少离开城堡,能够见到的人并不多。


在王国中,所有人都以能够见到小王子而感到无比的荣幸。


 


不过传言总是在流传的过程中发生各种各样的变化,尤其是传到海的那一边的时候。


 


02.


 


又是一个连风都干燥冷硬的夜晚。


艾伦靠在窗边看着夜空,皎洁的月光洒落带着神秘的美感,点点繁星闪耀仿若近在眼前。视线向下看,那是城堡后面的一整片森林,在夜色中黑漆漆的一片看不出什么。


不过艾伦知道的,在他们这个连淡水资源都几近贫瘠的国家,那幽深的森林中并没有绘本上面所说的湖泊或者瀑布。


“连成片的水会是什么样子的?”艾伦撑着下巴倚靠在窗边,极力向远处望,眼神中满是渴望,“好想……看一次……”


“你说的连成片的水,是指海吗?”


眼前的景色被挡住,取而代之的是一张颠倒的陌生脸庞。


艾伦一愣,向后撤了两步,发现那是一个从窗户外面倒吊下来的男人。本能反应就是要张嘴喊人,不过还没能发出声,就被那陌生男人阻止了。


陌生男人动作灵巧敏捷地翻进艾伦的房间,捂住他的嘴,另一只手将他双手的手腕都握住。


从那双细长的眼睛就看得出这家伙不太好惹,艾伦挣扎两下未果,只能放弃身体上的抵抗,怒气冲冲的瞪着一双绿眼睛。


这时候艾伦才发现这男人的身材意外的矮小,比自己都矮了半头,这就更显得自己此时模样是多么狼狈。


“你这表情还不错。”男人的声音意外的好听,还带着笑意,“好好回答我的问题,我不会伤害你。同意的话眨左眼,想死的话眨右眼。”


艾伦生平第一次被人捂着嘴抓着手威胁,心情又激动又忐忑,情急之下两只眼都眨了眨。


男人:“……”


意识到不太对,艾伦猛眨左眼。


“你这副抽筋的表情真是愚蠢到可笑。”男人捂着艾伦嘴的手松了松,“我现在会松开手,如果你敢叫出来,可以试试你的声音和我的刀子谁更快。”


艾伦继续猛眨左眼。


男人松开手之后,艾伦做了几个深呼吸。鼻息间还是陌生男人的气味,带着一种有些潮湿的味道。


他的双手还被紧紧握住,艾伦平复了一下心情,盯着男人提出条件:“我会好好回答你的问题,不过作为交换,我回答你一个问题,你也回答我一个问题,怎么样?”


“这是在跟我谈条件吗?”男人挑着眉上下打量艾伦,“你的衣着打扮虽然看起来普通,但是用的都是高档料子啊……好,我答应你。”


艾伦低着头,男人抬着头,两人对视了几秒钟。


男人还维持着单手抓住艾伦的动作,他率先发问:“你们国家的公主在哪里?”


艾伦:“我们国家没有公主。你是谁?”


“利威尔。”利威尔抬手摸了下头,表情转为疑惑,“关于那个公主的传言不是你们国家的吗?”


“传言?我不知道你听了什么传言,不过这个国家的确没有公主。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为了把公主娶回家。”利威尔松开手,双手交叉胸前,“喂,小鬼,真的没有那个‘有着美丽的金发和翠绿的眼眸,容貌端庄秀丽,只要看一眼就能获得幸福’的艾伦公主吗?”


艾伦:“……”


利威尔:“要是敢骗我就杀了你。”


“艾伦是有的……”艾伦揉着刚才被利威尔抓出浅浅红印的手腕,语气开始不自然,“只不过不是公主。”


“难道艾伦不是人?”利威尔皱眉,侧头思考起来,表情严肃,“难道我要娶的家伙不是同类?”


“艾伦是人!货真价实的人类!”艾伦冲着利威尔大喊起来,“你为什么这么确定你要娶他!还有你是从哪里来的?”


利威尔一副看白痴的表情看艾伦,“要不是为了娶她我用得着花大半年的时间过海来这一年雨都下不了几场的干燥内陆?”


艾伦:“……”


“我是从海对面来的,是岛上的盗贼头领。”亮了亮自己的短刀。


艾伦:“……”


“所以说,艾伦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就是艾伦!”


利威尔:“……”


 


03.


 


艾伦和利威尔对坐着,展开了一场深刻的交谈。


利威尔翘着腿,双眼死死盯住艾伦,“所以说,你就是那个‘有着美丽的金发和翠绿的眼眸,容貌端庄秀丽,只要看一眼就能获得幸福’的艾伦公主?”


艾伦面色深沉,“首先我不是公主,其次我没有金发,最后看见我也不会获得幸福,谢谢。”


“我说也是。”利威尔换了个霸气的坐姿,双腿大开手肘撑在上面,“哪里好看了,长得一副蠢样。”


“你的关注点在这里吗?!”艾伦瞪大了眼睛,“长得不好看真是对不起你啊!”


利威尔向后一靠,做了个宽容大量的表情,“对此你不用抱有太大的歉意。”


艾伦:“……”


“虽然我在心里会一直说‘根本就是个小鬼’。”


“既然是心里说那你就不要说出来啊!”艾伦被这个不速之客气的心情恶劣,推开上面摆着点心花茶的小圆桌,怒冲到利威尔面前俯视他,“不就是一位矮小的盗贼先生?”


这句话深深戳痛了利威尔的心口,同时也豁开了他源源不断的愤怒。


他抬起头盯着艾伦,用脚踹了踹艾伦的脚踝骨,“你不知道身高含蓄是一个公主该有的内涵吗?”


艾伦毫不客气地瞪了回去,“我是男人!”


“男人?”利威尔用鼻子嗤笑出声,眼神向下一扫,伸手抓住艾伦的关键部位。


艾伦:“!”


“虽然不能说是女人,但是要说是男人……”利威尔的手还多抓了几把,抬起眼露出了嫌弃又带着嘲笑的表情,“顶多是个小鬼的程度吧?”


男人的尊严受到了如此羞辱,艾伦不能忍。


他的脸涨得通红,既是羞涩也是愤怒。艾伦的理智已经无法顾及从小接受的教育和礼仪,他也一把抓住利威尔的下体,声音都拔高了好几个调。


“哈?不要说的你好像很——”声音猛然停止,表情也僵硬下来。


艾伦的手开始颤抖,整个表情都不好了。他松开手向后退了几步,双腿已经站不直,身子一软就瘫坐在地上。


艾伦表情放空,嘴张了好几次,语气满是不敢相信,“……好……”


好大


这句感叹被生生堵在嗓子眼。


利威尔露出了自信又得意的笑容。


 


04.


 


一直静默蹲在墙角,还没从刚才的冲击中缓过来的艾伦,看利威尔的眼神中多了一抹敬畏。


“真是白跑一趟。”利威尔掐了掐眉心,瞥墙角的艾伦,“本来以为一定能把公主带回去的。”


艾伦抱着膝盖把脑袋埋进去,“对不起啊……”


“你又没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为什么道歉?”利威尔走过去蹲在艾伦身边,敲了好几下他的脑袋,“不过,就因为你总是闷在城堡里,才会让人误会把传言改编的那么脱离现实吧?”


“不是我不想出去……”艾伦稍稍抬起头,目光不知道注视着哪里,“我……不能出去。”


失落的口吻听着让人心疼,利威尔愣了一下,询问的语气也柔和不少:“为什么?”


艾伦勉强弯出一个笑容,“你应该看到了,我们的国家气候干燥,这也是王权得以存在的重要原因。因为王室可以提供百姓的淡水,大家才会每年缴纳贡税,服从于这统治之下。”


“而为了神化王室的存在,历任国王在成年之前都没有什么机会可以走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继承王位之后,也不过是象征性地在附近的街道看一看……”说到这里,艾伦顿了顿。


他微微抬起头看利威尔,“盗贼先生,如果可能的话……你愿意给我讲讲外面的事情吗?”


在那一刻,利威尔忽然觉得那个关于“美丽的艾伦”这个传闻,还是有可信度的。


尤其是艾伦的双眼,绿的纯粹又明媚。


即使现在正值深夜,也让利威尔想起了在故乡生活时候,每天迎着波浪的夺目日光。


一样的明朗又充满吸引力。


这么想着,反而是自己有点移不开视线。


利威尔伸出大手使劲揉了揉艾伦的脑袋,把他的头发弄得乱糟糟一团,“别随便对陌生人露出这种表情,小鬼。”


“我的表情怎么了?!”艾伦顶着一头炸毛表情惊讶。


“一点都不淑女。”


艾伦:“……我是男……孩子。”


“啊啊,是男孩子,是个不听睡前故事就睡不着的小鬼。”又摁了一下艾伦的脑袋,利威尔站起来往窗边走。


“我才不用听睡前故事!”艾伦捂着脑袋,目光追着利威尔。


“不,你用。”利威尔跳上窗沿,转过头冲艾伦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明天开始我会给你讲我们那里的事情,也许不太助眠,你就凑合听吧。”


艾伦在脑海中迅速理解利威尔话的意思。


“晚安,艾伦公主。”


利威尔看到艾伦痴呆的模样感到心满意足,轻松地从窗户跃了下去。


“喂!”艾伦赶紧跑到窗边,但是已经看不见利威尔的影子,他深吸一口气,大喊,“我是男孩子!”


 


05.


 


翌日深夜,利威尔按照约定如期而至。


第一天讲的是海,与艾伦很近又很远的地方。


利威尔告诉艾伦,那个地方安静的时候很美。一旦有了风暴,便像是猛兽一般。


第二天讲的是他所居住的岛屿,接近岛本来的生态样貌,常年温暖。


唯一讨厌的是下雨,经常走着走着就淋下一场大雨,刚把雨具打开就又停了。


第三天讲的是食物,和艾伦的国家不同,他们主要吃的是鱼类海鲜和水果。


而且,他们那里有取之不竭的淡水资源。


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


利威尔会开始讲一些自己的事情,他是如何当上了盗贼的头子,在这些年又干了些什么。


在听到了关于“美丽的艾伦公主”的传闻之后,他用了多长的时间准备,又花了多少的时间来到这里。


在海上,他们又看到了什么,遇到了什么。


艾伦几乎每天都是伴着利威尔的声音入睡的,每天的梦中,他都会梦见利威尔所经历的一切。


然后在他的身边,不管是踏遍哪一个角落,都有自己的存在。


 


06.


 


第十天的晚上,利威尔比平常来的要晚一些。


艾伦熄灯上床之后,又看了一眼窗口的月光,想着今天也许他不会再来了,便躺了下去。


黑暗中的时间走的很慢,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忽然觉得还有点亮光的房间一暗。艾伦猛地睁开眼睛,却什么都没看到。


“我早就想说你床的问题了。”利威尔的声音从身体的另一侧传过来,他正嫌弃地扫开艾伦床上垂下的薄纱帐子,毫不客气地坐到床上,“轻飘飘的,像是给女人用的。”


“这个是防蚊虫的!”艾伦坐起来,趁着朦胧的月色看利威尔的脸,比平时要更加英俊,“用不用……”


“不用。”利威尔猜到艾伦要说的,早一步拒绝,“一会儿我就要走了,别耽误工夫,就这么黑着吧。今天的月色不错,我现在就能很清楚地看到你愚蠢的脸。”


艾伦:“……”


“好了,躺下。”利威尔在床头靠着坐好,艾伦就躺在他屁股旁边,像是个小火炉。


略作思考,利威尔仰着头陷入思考,“今天说些什么好……”


“不如说说,你是怎么看待我们国家的?”艾伦提议。


利威尔低下头看艾伦,在浅蓝色的光芒中,艾伦的眼睛就像是宝石一般闪动着。还有期待的表情和微笑,都和夜色融合在一起。


“嗯。”利威尔侧过头,目光越过窗户,看向远方。


利威尔细长的双眸平时明明看起来很不好惹,此刻却和着浅淡柔和的月光,显得格外的温柔。灰色瞳孔中平时不易发现的蓝色此刻也暴露出来,精致而美丽。


“刚来的时候,觉得这是个很不让人适应的国家。”


“太阳毒辣,炎热干燥,植被稀少,连蔬菜都贵的吓人。食物都是干巴巴的面包和味道差不多的罐头。”


“不过啊……”利威尔声音拉长,他收回远眺的视线,低头落在了已经不知不觉闭上眼睛哼哼的艾伦身上。


眉毛挑动两下,惊讶于今天艾伦的入睡速度。


利威尔把被子往艾伦身上又拉了拉,用拇指和食指掐着少年的脸颊。拽着晃了晃,艾伦不太舒服的哼哼两声,就在他的口水滴落之际,利威尔迅速抽回手。


“这是个让人能够喜欢上的国家。”利威尔架着腿坐,又观察了一会儿艾伦的睡颜。像是突发奇想一般轻声开口,“等过两天带你溜出去怎么样?”


一片安静。


“真睡着了?”


琢磨片刻,利威尔伸出手想要戏弄一下睡梦中的小家伙。


就在即将触碰到他肌肤的时候,艾伦忽然睁开了眼睛,“就这么说定了!不许反悔!”


这么一句过后,又紧紧闭上双眼。


利威尔:“……”


被艾伦刚才这一下吓得不轻,睁大眼睛盯了好一会儿,确定艾伦只是在梦中醒来了一下。


“还真是个……”利威尔强忍住笑意,喉咙却还是抑制不住地发出几声低笑。


拉起被角蹭了蹭艾伦嘴里流下来的口水,利威尔觉得自己已经很久没这么心情愉悦。


“有趣的小鬼。”


 


07.


 


利威尔和艾伦约好的偷溜出去的时间是在一个清晨。


按照利威尔的说法,那个时候的守卫很松,所以即使带着艾伦这个拖油瓶出去也完全不成问题。


他们会溜出去玩一整天,直到太阳下山才回来。


艾伦对此十分憧憬,因为这会是他第一次在外面的世界看到白昼变成黑色。


 


08.


 


利威尔到的时候,艾伦正在浴室洗澡。


对于这种比较隐私的事情,利威尔却完全没有自觉性,直接冲进浴室把泡在浴缸里的艾伦吓得往下一滑,差点淹的喘不过气。


利威尔靠在浴缸边上,盯着水里飘浮的花瓣一副了然的表情,“原来都是用这些东西?怪不得你身上总是那么香。”


“你怎么进来了?”艾伦伸出一只手指着门口,“请你在外面等我!”


身子向后一让躲开艾伦手臂上带的飞溅的水花,利威尔的眼直勾勾捕捉到清亮水中的少年身体。


他吹了个流氓哨,眼神很有暗示性,“一大早很精神,这么看起来的确是从小鬼到少年了。”


顺着利威尔的视线看向水中自己的身体,艾伦惊呼一声遮住重点部位,“你的关注点为什么总是这么奇怪?”


“不过就算你有所成长,也够不上我的脚趾头。”利威尔颇为得意地说道,还挺了挺胯。


“这属于私人时间!请你出去!”


艾伦抓起旁边装着花瓣的小篮子扔向利威尔,在片片洋洋洒洒、颜色鲜艳的花瓣中,利威尔以十分欠揍的夸张骑马姿势走出了浴室。


“关门——”艾伦继续大喊。


 


09.


 


等艾伦洗澡出来,利威尔已经喝光了一壶红茶。他一副完全把自己当做这房间主人的模样,姿势优雅且毫不客气。


“出门的话你不能穿现在这身衣服。”利威尔像是变戏法一样从身后掏出一套衣服扔给艾伦,一看便不是本地服装,“穿这个。”


艾伦也没多想,去利威尔看不到的地方换了衣服。


他穿好之后没有走出来,而是朗声询问利威尔:“这是谁的衣服?”


“我的,有什么问题?”利威尔瞥眼,“先说好,你要是敢把衣服弄脏……”


艾伦无视利威尔的话,双手拽着衣服下摆走出来。下身的短裤尚未没过脚踝,他赤着脚一副不自在的样子。


抬头,语气无辜:“有点短。”


利威尔:“……”


利威尔恶狠狠地扔给了艾伦一双长靴,正砸在他脸上。


 


10.


 


一切如利威尔所说,带着艾伦溜出城堡毫不费力。一边在心里兴奋起来,艾伦一边开始担忧自己国家的安全问题。


利威尔带着艾伦坐马车一路向东,经过大半天的路程来到了他们国家距离城堡最远的、也是唯一的海滨城市。


这里是艾伦国家唯一的外贸港口,以进口居多,同时也是重要的旅游城市,几乎撑起了整个国家的经济。


“看见了吗,那个就是我的船。”利威尔指着停在港口的一艘气派大船,“后面有着同样标记的是我的船队,上面都是好东西。”


“没想到,在我的国家还有这样的城市……”艾伦完全没有注意到利威尔说什么,他站在港口眺望海平面,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这就是……海。”


眼前是一整片沉静的蓝,在阳光下闪动着粼粼波光。周围伴随着各种各样嘈杂的声音,和城堡里长久的安静不同,一切都是那么真实。


艾伦抬起头直视太阳,被那光刺的眼睛一痛。


“蠢货,你不想要眼睛了?”利威尔一把捂住他的眼睛,“像你这么看是不对的。”


恶劣的语气温柔了些许,利威尔轻轻将手改为遮挡在艾伦眼皮上,稍微用力让他抬起头,“要这么看。”


迎合着利威尔的力道,艾伦微微抬起头看到了直射的日光。因为有利威尔帮他挡着,所以除了明亮之外并不觉得刺眼。


站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看着以前从未见到过的太阳,那一刻艾伦想要哭出来。


也许,这就叫做自由。


 


11.


 


艾伦跟着利威尔看似漫无目的地乱走,因为他从没对外露面,最近和利威尔这个异乡客混熟了的都认为艾伦也是海那边的人。


“刚才卖水果的大婶送给了我这个,应该很贵吧?”艾伦捧着一个苹果,有些忐忑不安。


“在你们这里水果都是稀罕东西。”利威尔接过苹果在手里转了两圈,塞进艾伦嘴里,“不过既然是送给你,你只要心怀感激地吃下去就好。”


艾伦咬了一大口,咀嚼了半天,他有些新鲜地说道,“这是我第一次这么啃苹果。”


“你说什么?”这回换成利威尔惊讶,“你以前都怎么吃?”


“城堡里会把水果都切好码成果盘……”


“打住,我明白了。”利威尔做了让他闭嘴的手势,他抱住双臂思考片刻,“本来想多带你玩一会儿,看样子去吃好了。”


艾伦:“?”


“从那条街开始吃好了。”利威尔摇摇一指,顺势拉住艾伦的手,“这里都是外地人居多,小心别走丢。”


“啊……啊。”艾伦盯着自己被利威尔抓住的手,不太好意思说他觉得有点热。


 


12.


 


艾伦吃到了很多以前见都没见过的食物,乐极生悲的是他吃的肚子难受。


最后也没能按照预想看看在海平面之上夕阳西下的美景,到了马车不能进的城堡外墙,他被利威尔背着往回走。


“抱歉,还得让你背我回来……”艾伦有气无力,“我没想到竟然会吃的不舒服……”


“你不沉,安心地趴好。”利威尔简单回答,艾伦身上的香味让他不觉得违和,是一种很享受的味道。


“说起来,从你搞错了我的性别进城堡开始,就一直很包容我。”艾伦回忆着十几天前刚认识利威尔的时候,此刻又感受着男人让人有安全感的背部,“现在觉得……利威尔你真的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我本来就是个温柔的人。”利威尔本能地回答,忽然意识到什么,“喂,艾伦,这是你第一次叫我名字。”


艾伦凑到利威尔脸旁,“不可以?”


“随你吧。”利威尔微笑。


两个人之后便沉默下来,算不上多么熟悉,却又绝不是陌生人,这样的关系让两人都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艾伦想了想,决定打破沉默,“利威尔的衣服还真是短……呜哇!”


利威尔毫不留情地将艾伦摔到地上,转身面色阴沉地盯着他。


艾伦嘿嘿笑起来,站起来拍打身上,半个身子都已经脏了。


“喂,小鬼,那可是我的衣服。”利威尔活动手指,“还有,你这么脏别想再爬上我的背。”


“我可以自己走回去的!这么半天了,我已经感觉好多了。”艾伦拍拍自己的肚子,之后歉疚地指着衣服,“衣服我会洗干净,明天你来的时候还给你。”


这一次,利威尔没有做声。


见利威尔沉默,艾伦有了不好的预感,他颤颤巍巍地叫了一声:“利威尔?”


“艾伦。”利威尔侧过身子望向远方,不去看艾伦,“我要离开了。”


艾伦愣住了。


虽然早有准备,但是没想到这一切来得这么突然。或者说,他已经把利威尔的存在当成是理所当然。


“后天早上起航,明天晚上还要事情要处理。”这时候利威尔转过来,紧紧盯着艾伦瞳孔中倒映的自己。


“我们该说再见了。”


 


13.


 


第二天,国王告诉艾伦晚上要来一个贵客。


艾伦因为昨天吃坏了肚子加上为利威尔要离开的事情难过而发了烧,只能一个人躲在房间里休养。


夜晚降临,房间内灯火通明。艾伦望着窗口难辨的月光,他知道再也不会有人来了。


闭上眼睛,片刻后再睁开。


“你睡觉不关灯?”利威尔的脸近在咫尺。


艾伦:“……”


“上来看看你。”利威尔不客气地坐下,伸手摸艾伦的额头,“看来已经退烧了,感觉怎么样?”


“你怎么……在这里?”艾伦撑着身子坐起来,这时候才发现利威尔的穿着和平时不太一样,“你这是什么打扮!?”


和平常轻便从简的着装不同,今天的利威尔穿着一套剪裁合身的礼服,低调奢华的气质有着绝对的王者之风,比艾伦更像个王室。


“毕竟是出席正式场合,所以找了套合适的衣服。”利威尔扯着自己的领口,皱眉表示不满,“真是热的要死,下面那群人是怎么忍的?”


艾伦仔细品味利威尔从出现在房间之后的每一句话。


“利威尔,难道……”艾伦的身体还很热,喘息都灼的自己难受,他不敢相信自己的推断,“你就是父亲说的……贵客?”


利威尔正好扯开了领带,解开几枚扣子露出强健的胸肌,他冲艾伦挑眉,“送了一批淡水给你们,就算是贵客了?”


思考片刻,利威尔自问自答,“这称呼还不错。”


“等等,难道说前几天你一直来的很晚,是在安排这件事?”艾伦深刻地明白淡水对于他们来说是多么珍贵,“利威尔……我不知道怎么表达对你的感谢。”


“不用感谢。”利威尔揉乱了艾伦的头发,“本来是用来迎娶公主的,谁知道这里只有你这么一个小鬼。我又不能再带回去,就便宜你了。”


头上掌心的温度很暖,艾伦只是笑,他知道这种时候戳破利威尔的温柔是找死的行为。


换了一个问题,算是小小的试探,“没能娶到公主,以后你还会来内陆吗?”


“啊,会,到时候一定会娶一个美丽的公主回海的另一头。”利威尔盯着艾伦,“我要带他去我的地盘,和我生活在一起。”


“那到时候……”艾伦的声音有些干涩,他垂着眼帘,像是恳求又像是商量,“过来看看我?”


利威尔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艾伦,直到艾伦以为对方不会回答了,他才伸出手轻轻捂住艾伦的眼睛,不过依旧没有说话。


与那天在港口不同,是更为温柔的触感和温度。


拉开利威尔覆在自己脸上的手,艾伦看见男人冲他眨了眨左眼。


 


14.


 


“早晨,我去送你吧。”


“不用了,小鬼在被窝里光着屁股睡觉就好了。”


“我才不会光着屁股睡!……为什么不让我送?”


“你来送的话,感觉就真的是再见了。”


 


15.


 


自打利威尔离开之后,艾伦便再也没有离开过城堡。


转眼,这已经是第五个年头。


偶尔会有来自城堡外面的消息,说着在海的另一头,有一个身材矮小的盗贼头子,正在为了迎娶内陆的公主而做着各种各样的准备。


想起第一次见到利威尔时候的那个误会,艾伦笑着想利威尔到底是在做什么事,他们还有没有机会再见面。


 


16.


 


成人礼前夜,艾伦穿着白色长袍站在窗前看着这么多年都不曾改变,自己看起来却有些寂寞的月色。


眨眼,眼前的景色被取代,这一次出现的是一张熟悉的面孔。


艾伦:“……”


利威尔抓着窗户,单膝跪坐在窗沿上,他冲艾伦伸出一只手。


熟悉的声音一如多年前的沉静悦耳,低沉漂亮,还有记忆中难以忘却的温柔。


 


“准备好去海的另一头了吗?”


 


Fin.


 


#后日谈


 


01.


 


“艾伦,你成长的不错。”利威尔抓住艾伦的胯下,“不过和我比起来还是差得远。”


艾伦想也不想甩了利威尔一个耳光。


 


02.


 


“这就是……利威尔的家?”


艾伦不敢相信地打量四周,这里的干净程度超乎想象,他完全不能理解身为一个盗贼竟然这么注重清洁。


“别把所有的盗贼都当成脏兮兮的家伙,不重视扫除的人都不配称为人。”利威尔递给艾伦扫帚,“艾伦,以后住在这里,最多三天就要清扫,半个月一次大扫除,绝对不可以怠慢,明白?”


艾伦:“……我不会。”


“没有谁天生会什么,”利威尔穿着一套清洁套装,立着扫帚表情认真,“我会从最基本的开始教你。”


艾伦:“……”


 


03.


 


艾伦自从搬来海对面的岛屿,就迷上了散步。


虽然说,有时候并不太愉快。


“艾伦,你穿那么多做什么?”利威尔只穿了一件开身外套,漂亮的胸腹一览无余,“脱光奔跑才能释放压力。”


“我又不是为了释放压力!”艾伦冲一直跟着自己的利威尔大喊,他拢了一把衣服,“因为没在这么潮湿的地方生活过……有些不安。”


“因为这种湿度就不安我会很头疼的,艾伦。”


艾伦:“……利威尔你的表情为什么那么认真严肃纠结和苦恼?”


 


04.


 


利威尔背着艾伦在夜色下的海边散步,留下了一串脚印。


最后两个人停在大石头旁边坐下,艾伦盯着夜空看了会儿,忽然问道:“利威尔,你后悔吗?”


“后悔什么?”利威尔不解地看他。


艾伦也看着利威尔,“我听说了……为了带我离开,你把半生的积蓄都给了我的国家。那是你全部的宝藏,这意味着一切都要重来……”


“怕我养不起你?”


“不是!”艾伦迅速反驳,他低下头,“我……我不后悔,除了感谢,更多的是……”


“艾伦。”


利威尔轻声叫着艾伦,趁他抬头,凑过来让两人额头相抵。


轻轻地磨蹭两下,“从我决定开始,就没有后悔过。”


“利威尔……”艾伦感动地闭上眼睛,不过微笑有些僵硬,“说这话的时候,你的手……能从我下面离开吗?”


“我不后悔。”又抓了两把。


艾伦:“……”


 


                                             我是你的自由,你是我的宝藏。


 


End.



评论

热度(192)

  1. 丹丹全都在扯淡 转载了此文字